Thursday, November 29, 2007

Instant Classic of 偏見 扮 事實

壹週刊 - 925 - 事實與偏見 良知和你有個約會
...不 久 前 我 知 道 陳 方 安 生 女 士 決 定 參 與 馬 力 遺 下 港 島 立 法 會 席 位 的 補 選 , 我 心 間 頓 時 一 陣 興 奮 、 一 番 感 動 , 我 決 定 下 筆 為 文 替 她 打 氣 , 呼 籲 大 家 本 良 知 支 持 她 。
陳 太 放 下 曾 經 是 一 人 之 下 萬 人 之 上 的 身 段 , 撇 下 四 十 多 年 來 不 參 與 政 治 的 公 務 員 守 則 , 撇 下 六 十 七 歲 高 齡 參 政 的 顧 慮 , 撇 下 退 休 的 安 逸 生 活 , 犧 牲 與 家 人 歡 聚 共 享 天 倫 的 時 間 , 為 了 爭 取 《 基 本 法 》 賦 予 港 人 的 普 選 , 義 無 反 顧 霍 然 擔 起 為 市 民 爭 取 權 益 的 使 命 。 這 顯 然 是 良 知 的 呼 喚 , 是 非 的 承 擔 , 那 又 怎 不 牽 動 市 民 的 是 非 惻 隱 之 心 , 令 像 一 潭 死 水 般 的 政 改 方 案 浪 起 雲 開 , 一 新 景 象 ?
是 的 , 一 般 市 民 爭 取 普 選 , 豈 能 像 她 挺 身 而 出 那 樣 牽 動 人 心 ? 是 的 , 一 般 市 民 又 豈 能 有 她 那 強 烈 的 使 命 感 ? 但 是 , 每 一 個 香 港 人 都 有 良 知 , 都 有 是 非 之 心 , 是 不 是 ?
好 市 民 , 當 投 下 你 的 一 票 時 , 請 你 想 一 想 , 你 是 要 站 到 市 民 的 這 一 面 , 還 是 站 到 當 權 者 的 那 一 面 。 請 你 想 一 想 , 你 是 要 擁 抱 文 明 、 開 放 、 世 界 大 同 的 將 來 , 還 是 要 躲 藏 在 專 制 舊 社 會 的 陰 影 下 。 你 是 要 把 神 聖 的 一 票 投 給 藐 起 不 屑 的 嘴 臉 威 嚇 我 們 接 受 剝 奪 香 港 人 自 由 的 廿 三 條 , 最 終 激 發 五 十 萬 市 民 上 街 抗 議 的 葉 劉 , 還 是 本 高 貴 人 格 捍 衞 自 由 的 陳 太 ?
是 的 , 有 些 人 會 昧 於 某 些 壓 力 而 投 票 給 葉 劉 , 但 你 會 向 這 些 壓 力 妥 協 , 不 分 是 非 , 甚 至 押 上 良 知 嗎 ? 是 的 , 有 些 人 會 認 為 葉 劉 洗 心 革 面 , 再 不 是 以 前 的 葉 劉 了 。 形 象 可 以 化 妝 , 姿 態 也 可 以 改 變 , 但 她 的 核 心 價 值 觀 會 變 嗎 ? 請 你 面 對 兒 女 , 捫 心 自 問 , 為 了 下 一 代 的 未 來 , 你 是 不 是 要 站 在 是 非 的 哪 一 邊 。 請 拿 出 良 知 投 下 你 的 一 票 吧 。
...

Tuesday, November 27, 2007

道德哲學 by 梁煥松

Blogspot 子貓物語~~附庸風雅: 5分鐘哲學:道德哲學

「為甚麼這件事應該做?」

「為甚麼那件事不應該做?」

「應該做和不應該做的標準,是怎樣來的?」

evolution of man

 
Posted by Picasa

Brave New World

 
Posted by Picasa

Monday, November 26, 2007

Saturday, November 24, 2007

禮運

數位經典網站/禮記/禮記原文/禮運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脩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

Friday, November 23, 2007

...

謝冠東思考日記:陶傑過檔蘋果;範疇:陶傑
...另一條公式我倒是比較熟悉,那是陶傑vs蘋果。陶傑之前任《東方》前鋒,專門在功夫茶或正論向《蘋果日報》發炮。

當我今早看見《蘋果日報》頭條寫著「黃金冒險號」刊在《蘋果》,感震驚。事實上,我也應該早知道今日會有新專欄,因為王岸然說他昨天在寫最後一天。一年半來,我天天都看王岸然專欄,已有五百多篇吧。怎樣也想不到,接替王岸然的,是陶傑。王岸然-->陶傑,也是一條我從來沒有想像過的公式。在反對二十三條的論爭中,陶傑指王岸然等反對二十三條的人是文奸及《蘋果日報》的「御用寫手」,雖然他忘記了自己更像《東方日報》的「御用寫手」;王岸然見他行文罵自己為「文奸」,則冠以他「小文棍」稱號。王岸然被陶傑接替,相信不會好受。

不知道是王岸然自動引退還是被迫。我倒樂於見到兩人的專欄並存,並歡迎他們互相爭論。

兩條奇特的公式,還不夠。還要加上陶傑八月尾給予大家的錯覺。當時他的文章讓人覺得,他有點疲累,或他想專注搞其他事業,所以才不得已停寫感情深厚的《明報》專欄。而他表示希望只是暫別《明報》,在在展現出他對《明報》的留戀,故見到他在離別《明報》僅僅十天後就轉投《蘋果》,實在估也估不到。

這也向部分擁陶者摑了一把掌,枉費了擁陶者的心血和信任。不少擁陶者認為陶傑注重和《東方》老闆的感情,才為《東方日報》撰寫功夫茶。但他現在為《東方》的死敵《蘋果》行文,並且離開自己讚到天上有地下無、深深愛著的《明報》,剛好和注重感情這個元素作了一個最大的U-turn。...

惹火評論員揭陳太按揭風波 王岸然狠批名人不理親疏

頭條網 - 新聞故事——惹火評論員揭陳太按揭風波 王岸然狠批名�...那時他在《信報》有一個專欄,卻因撰文批評某大財團,對方不肯刊登,他自此請辭。○二年,他在《蘋果日報》寫專欄,一周寫七篇,連該報副刊亦刊登其專訪,紅得發紫,連他也以為自己受「力捧」。不過他的批判因子發作,當時撰文既反美,又批評民主派,更連續多篇文連批評楊森在○三年七一遊行後,表現不濟,認為他應讓位予新人。

    ○四年一月,他因「誤踏地雷」被突然刪欄。「後來有人跟我說,楊森是黎智英的妹夫,那時我才知(刪欄)原因。」王岸然掩嘴大笑道。由於經常揮筆疾書狠批民主派,外界認為王岸然是「向左走」的評論員,他解釋:「我都有寫左派,但人家真的沒有太多負面事件可以寫。」

民主的反思 (CK時評)

民主的反思 (CK時評)
我們再看看西方國家的民主制度﹐他們的人民確實得到了平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還有成熟的政黨政治。然而﹐這種平等只是機會的平等﹐成熟的政黨政治減低了人民可以選擇的候選人﹐代表弱勢社群的小型政黨進入建制的機會不斷被壓縮﹐加上天文數字的競選經費﹐獨立人士進入建制的機會根本全無可能﹐龐大的政黨則能得到財團的大量政治捐獻﹐當選後實行的政策假如損害到財團的利益﹐便有可能影響到它們的政治捐獻﹐有人將此稱之為金權政治。這樣的民主又算不算是真正的民主﹖這相信是關心香港民主發展的人必須思考的問題。

Thursday, November 22, 2007

a bit cheap, but really fully

Blog Parts|1-click Award

target his ... & click. clean your mouse after use!









Wednesday, November 21, 2007

真理和謊言 (文抄公)

很久很久以前,真理和謊言本是一對姐妹。
有一天,她們來到河邊洗澡。
謊言先洗完澡上岸,見真理的衣服非常漂亮,偷偷地將它穿上,並把自己的衣服帶走。
真理上岸後,發現自己的衣服不見了。
沒有衣服怎麼辦呢?真理就乾脆不穿衣服了!

人們後來常言道:

真理是赤裸裸的
謊言卻往往披著真理的外衣

Sky is the limit!

 
Posted by Picasa

unmarried she say so...

 
Posted by Picasa

Jim Rogers say so...

 
Posted by Picasa

even Dog can replace Baby

 
Posted by Picasa

Well, not that bad

 
Posted by Picasa

Quote of the day

"Great spirits have always encountered violent opposition from mediocre minds." -

-- Albert Einstein

Saturday, November 10, 2007

Friday, November 09, 2007

Wednesday, November 07, 2007

壽桃 & 壽包 by 林忌

差不多之硬膠傳統
有朋友突然問了林忌一個問題,問何處可以買到壽包;林忌記得最近看過一篇文,於是就衝口而出:「拜山用的?」朋友連忙說:「是生日用的!」

夠竟生日應該食壽桃,還是食壽包,本身林忌都不甚了了,因為林忌家風完全西化,對中式食物的認知,亦止於五穀與六畜;因此,林忌決定再查一下,夠竟壽桃與壽包,源頭分別是甚麼。

轉載王亭之文章解說一下:


壽桃與壽包

如今粵菜業普遍犯一個極大的錯誤,將「壽桃」稱為「壽包」,不祥之至。

昔日廣州的業界,壽桃壽包二者分得很清楚。擺生日酒,上的是「壽桃」。擺喪家的「解穢酒」,因為喪事已經辦完,語貴吉祥,因此上「壽包」,此乃為參與喪事的人祈壽,甚符「解穢」之意。

當年有一軍長在北園酒家為母親擺壽酒,臨末,上壽桃,一伙計失口說為「壽包」,立即引起軒然大波,座上有人拔槍向天花板連射,說是當如燒爆仗以化解不祥。酒家主人當晚分文不收,還要翌日擺酒賠禮,兼為太夫人「添壽」。

這是民國初年的事,王亭之未及見,只是聽家中長輩述說,俾知禁忌。而凡所參加壽筵,皆留意到人人稱壽桃,乃知長輩所言之不虛。

可能因為四五十年代動亂頻仍,香港的飲食業多外行人加入,於是茶樓酒館的老規矩盡廢,將壽桃稱為壽包即是其一。發展下來,香港業者索性廢掉壽桃之名,而解穢酒大概亦不上壽包,變成「壽包」是生日酒的單尾。此改變可謂甚大,完全喪失粵式酒席的風格。

奇怪的是,當此風初起之時,應該尚有人知道規矩,為甚麼無人加以糾正呢?這大概是受「各家自掃門前雪」之所累,乃令生日酒不祥。

王亭之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把死人「解穢」用的壽包,當成是生日慶祝用的壽桃,香港人認真大吉大利;也難怪中文大學封香港的「法律壽頭」董建華,做今年的「法律壽星」榮譽法學博士了!這類傳統的硬膠,絕非第一次;林忌就試過在中式酒樓婚宴上,聽過「死別」的梁祝,聽過項羽「福佳」的十面埋伏,聽過遍地烽火的將軍令,差在未聽過「分手總要在雨天」而矣。

冇知識、冇常識、卻硬要充大頭鬼--到今日都唔明白,點解要「懶傳統」,食少個壽包、擺少次酒,就周身唔聚財,死都要「傳統」,於是漢人穿滿裝,生人食死人的壽包,唔知下次派利時,封一張冥通銀行的銀紙,朋友收到之時,會唔會同收到壽包一樣咁開心呢?

Monday, November 05, 2007